当前位置: 首页 > 农业技术 > 农资技术

“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云南边境旅游发展策略研究

发布时间:2020-03-13 14:25:04      来源:湖北农业科学

本文《“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云南边境旅游发展策略研究》由农业技术网整理,仅供参考。如果觉得很不错,欢迎点评和分享~感谢你的阅读与支持!

李芳 易嵘 李庆雷

摘要:首先指出了云南边境旅游发展的意义。接着分析了云南边境旅游发展的条件,旅游资源丰富、区位优势明显、边境贸易发达、沿边开放不断深入和“一带一路”战略带来的重大发展机遇成为云南发展边境旅游的重要条件。最后,提出了云南边境旅游的发展策略:开发边境观光休闲旅游、边境商贸会展旅游、边境生态旅游和边境文化旅游等特色旅游產品;构建“一轴三区十心”的边境旅游空间布局;并从加强旅游合作、发展边境贸易、挖掘文化内涵和完善服务体系等方面进一步努力。

关键词:“一带一路”;云南;边境旅游;发展策略

中图分类号:F59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114(2017)11-2195-06

DOI:10.14088/j.cnki.issn0439-8114.2017.11.048

Abstract:The development significance of Yunnan border tourism was pointed out firstly. Then the development conditions of Yunnan border tourism were analyzed, such as the development opportunities from tourism resources, obvious geographic advantages, developed frontier trade, constantly deepening along-border open-up, and the strategy of One Belt and One Road Border have become the important factors for developing Yunnan border tourism. Finally, the development strategies of Yunnan border tourism were put forward, such as to develop special tourism products including border tourism-leisure travel,commerce trade and exhibition tourism,ecology tourism and cultural tourism, and to build a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border tourism based on “one axis,three regions,ten centrality”,as well as to take further effort from enhancing regional cooperation,developing border trade,exploiting the connotation of culture,and perfecting the service system.

Key words:“One Belt and One Road”;Yunnan;border tourism;development strategy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访问哈萨克斯坦和印尼时分别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伟大设想,简称“一带一路”战略。“一带一路”战略是中国以“走出去”为主要特征的国际区域经济合作新模式,是统筹中国各领域全面对外开放的国家战略[1]。云南地处中国古代南方丝绸之路的要冲,是“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参与省份,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定位是“建成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拥有政策、区位和资源等多方面的优势,边境旅游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

目前,学术界对“一带一路”战略的研究比较热,且主要集中在政治、地理和经济领域,而对特定区域把握“一带一路”战略机遇、发展旅游业的研究并不多见[2]。主要有旅游产业竞争力提升[3]、民族文化旅游开发[4]、国际旅游合作[5]、边境游消费者权益保护[6]等。在边境旅游的研究方面,国内主要集中在边境旅游基础理论[7]、边境旅游开发与发展[8]、边境旅游合作与管理[9]等方面,国外则侧重于边境旅游的影响因素[10]及影响效应[11]、边境旅游吸引物[12]、边境旅游行为[13]和边境旅游管理[14]等方面。边境旅游在云南省旅游发展中具有重要的地位,近年来,云南边境旅游取得了很大发展,一些口岸边境游十分火爆。与边境旅游发展的实践相比,其理论研究明显滞后。对云南边境旅游进行研究,可以丰富和完善边境旅游的相关理论研究,并指导边境旅游实践的发展。同时,在“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对云南边境旅游发展问题进行研究更具重要的实际意义,在复杂地缘环境条件下研究如何促使边境旅游又快又好地发展,是维护边疆安全与发展的重大战略需求,为国家和地方政府提供决策咨询服务,也可以为同处边疆地区的省份发展边境旅游提供借鉴。

1 云南边境旅游发展的意义

1.1 发展边境旅游是维护民族团结、稳定边疆和推动“一带一路”战略的需要

云南地处面向东南亚、南亚开放的前沿阵地,是“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参与省份,拥有面向“三亚”和肩挑“两洋”的独特区位优势,战略地位极其重要。同时,云南也是一个少数民族聚集的省份。在新的历史形势下,今天的云南既肩负着国家对外开放的重任,又肩负着发展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维护民族团结和促进边疆繁荣稳定的重任。边境旅游可以在云南对外开放和沿边开发中发挥先行先试作用,通过旅游带动国际投资、贸易发展、人员往来,促进中国与周边国家之间双边、多边互利互惠的交流合作,增进彼此之间的了解和信任,创造和平友好的国际环境,提升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更好地服务于“一带一路”战略。此外,发展边境旅游可以加强云南与内地的联系,带动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促进少数民族脱贫致富,进一步增强民族凝聚力,有助于各民族之间实现和睦相处,促进边疆地区的繁荣和社会的稳定。

1.2 发展边境旅游是云南应对周边地区竞争的需要

近年来,贵州、广西和四川3省旅游发展迅速,主要旅游经济指标已经超过云南,发展速度也明显快过云南,后发优势明显。此外,广西边境旅游也呈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与云南形成激烈的竞争。广西加大了边境旅游产品的开发力度,积极开拓客源市场,除了传统的陆路边境旅游线路之外,还依托北部湾的区位优势,开辟了北海—越南下龙湾和防城港—越南下龙湾2条海上边境旅游线路。云南应该充分发挥自己的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对边境旅游进行新定位,整合边境旅游资源,加快发展边境旅游,将边境旅游开发成特色旅游产品,应对来自周边地区的挑战。

1.3 发展边境旅游是促进云南旅游产业转型、产品创新的需要

经过30余年的发展,云南旅游业实现了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发展,已基本形成包括食、住、行、游、购、娱等六要素在内的较为完整的旅游产业体系。云南已成为国内外知名的旅游目的地,旅游业成为全省的支柱产业。在取得重大发展成就的同时,云南旅游业也面临诸多问题。旅游产品进入成熟期,产品结构单一,仍以观光型旅游产品为主,旅游发展速度明显放慢,发展后劲不足,旅游业亟待转型升级。边境旅游是云南省旅游产业中的特色潜力产品,打造集观光、休闲度假和专项旅游为一体的复合型边境旅游产品体系,可以起到丰富旅游产品类型、优化旅游产品结构的作用,进一步推动云南旅游产业转型升级。

2 云南边境旅游发展的条件

2.1 丰富的旅游资源

边境地区因为自然环境、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及社会历史条件的复杂性,形成了秀丽旖旎的自然风光、悠久厚重的历史文化、绚丽多彩的民族文化、浓郁的边地文化。边境旅游资源类型丰富、特色明显,涵盖了地文景观、水域风光、生物景观、遗址遗迹、建筑与设施、旅游商品及人文活动7个主类、17个亚类。从自然景观来说,既有地形复杂、山势陡峭险要、立体气候明显、动植物资源极其丰富的高黎贡山,又能欣赏到在热带雨林这种特殊气候条件下形成的独木成林、望天树等特殊景点。从人文景观来说,云南边境地区生活着16个跨境少数民族,各少数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也保留了特有的民族文化。此外,界碑、界桩、边境口岸、出入境管理设施等具有神秘性和庄严感的边境景观更成为边境地区一道具有特殊意义的旅游景点。

2.2 优越的区位和交通优势

云南省背靠大西南,是中国面向东南亚、南亚的重要前沿,与缅甸、老挝、越南三国山水相连,边境线绵延4 060 km。在4 000余千米的边境线上,分布着18个边境口岸,其中国家级口岸11个、省级口岸7个。拥有对外通道97条,其中中越26条、中老7条、中缅64条,出入境非常方便,发展边境旅游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

云南自古就是中国通往东南亚、南亚的重要陆上通道,而今在“一带一路”战略推动下,云南省正在加快推进“七出省、五出境”公路通道、“八出省、四出境”铁路网和“三出境”水路的建设,其中一些项目已经竣工,初步形成通往缅甸、老挝、越南3国,辐射东南亚、南亚的水陆空立体交通体系。

2.3 边境贸易的快速发展为边境旅游的发展提供了重要保证

20世纪90年代初,国家实施沿边开放战略,云南省各边境口岸相继对外开放,云南与缅甸、老挝及越南3国的经贸关系发展很快,边境贸易进出口总额从1996年的1.36亿美元增加到2014年的35.79亿美元,年均增长率达到24.14%。国家在边境口岸设立了边境经济合作区和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也在加快推进,云南边境贸易得到进一步发展。在边境贸易的带动下,云南边境地区得到进一步的开放和开发,边境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旅游环境得以改善,将直接促进边境旅游的发展。

2.4 沿边开发开放不断深入,云南边境开放力度加大

近年来,云南省紧紧抓住机遇,按照“立足周边、拓展东盟、开拓南亚、面向世界”的总体思路,有步骤、有计划地推进沿边开发,不断深化与周边国家的区域合作,沿边开放取得重要进展,目前已经形成多层次、全方位的沿边开放格局。现在,云南边境拥有一类口岸11个,二类口岸7个,边民开放通道97条,边民互市点111个。从边境经济合作区到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再到跨境经济合作区,对外开放合作平台进一步拓展和深化。在沿边开放力度不断加大的新形势下,云南旅游发展将与沿边开放实现新的融合,并促进边境旅游的大发展。

2.5 “一带一路”战略带来重大的发展机遇

云南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参与省份,在“一带一路”中的定位是“建成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首先,旅游是中国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突破口和先导产业,云南区位优势明显,边境旅游的发展必将得到国务院和云南省政府的重视。其次,“一带一路”战略为云南边境旅游拓展了新的发展空间,云南可以充分利用国内外“两种资源”和“两个市场”发展边境旅游业,将旅游产业做大做强。最后,“一带一路”战略为云南与东南亚国家加强旅游合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云南可以借助战略的对外开放机遇,在跨境旅游合作中实现“资源互享、产品共推;客源互送、企业共赢;信息互通、市场共管;人才互动、设施共建”。

3 云南边境旅游发展策略

3.1 完善旅游产品體系

3.1.1 边境观光休闲旅游 边境观光休闲旅游是云南省边境旅游的基础旅游产品,也是主打旅游产品。观光休闲旅游开发重点主要是界山、界河等边境自然风光和口岸国门、界碑、界桩等人文景观以及边境特色旅游景区,以边境自然山水和边境人文景观为中心,开发边境观光旅游产品;依托和顺古镇、一寨两国景区、畹町边关文化园等边境特色景区,开发边境休闲度假旅游产品。在大力发展边境观光休闲旅游产品的同时,努力寻找与文化旅游、节庆会展的结合点,以形成复合型旅游产品[15]。此外,根据口岸发展情况,应重点建设瑞丽、磨憨和河口口岸,打造以3大口岸为中心的面向缅甸、老挝和越南的跨境旅游线路。

3.1.2 边境商贸会展旅游 边境商贸会展旅游产品的开发重点在瑞丽、磨憨、河口、勐康等口岸。以瑞丽边贸街、瑞丽旅游淘宝场、姐告边境贸易区、磨憨边境贸易区、河口越南街和免税店等边境贸易场所为依托,突出旅游商品的特色,发展购物旅游和商贸旅游;同时围绕一年一度的中缅边交会、中越边交会和中老越三国边交会打造高端层次的边境商务旅游产品和边境会展旅游产品。

3.1.3 边境生态旅游 边境生态旅游作为一种专项旅游产品,对云南来说,主要包括森林生态旅游和河流生态旅游。森林生态旅游开发的重点主要是高黎贡山、十层大山、黄莲山、金平分水岭、大围山、老山等建立了自然保护区的界山,可以发展避暑度假、温泉养生、科考探险旅游产品;河流生态旅游开发主要集中于独龙江、瑞丽江、大盈江、南滚河、南汀河、澜沧江-湄公河、红河等界河,应发展水上观光、科考探险旅游产品。

3.1.4 边境文化旅游 边境文化旅游产品的开发主要集中在跨境民族风情、远征军抗战文化、南疆边关文化、边境历史文化等方面。对民族文化旅游产品的开发要追求精品化,要形成一个多层次立体的开发层次,从营造氛围、节庆活动、民俗旅游产品、景区建设、形象导引等各方面进行开发建设[16];远征军抗战文化旅游开发要以史迪威公路和滇缅公路为主线,整合沿线的惠通桥、畹町桥、松山战役遗址、腾冲国殇墓园、滇缅抗战纪念馆、怒江驼峰航线纪念馆等旅游资源,打造滇西抗战文化旅游品牌,将其建设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国防教育基地;南疆边关文化旅游开发应以麻栗坡烈士陵园、老山和老山作战纪念馆为主体,配套开发者阴山、八里河东山、扣林山等战区名山,重点突出爱国主义教育和军事题材的特色,辅以周边梯田风光和边寨民族风情[17];历史文化旅游开发重点主要是和顺古镇、孟连宣抚司署、滇越铁路以及河口海关旧址、对讯督办公署旧址、法国驻河口副领事署等一些遗址遗迹,应注意充分挖掘其文化内涵。

3.2 旅游空间战略部署

根据旅游资源分布情况、发展潜力和交通状况,将云南边境旅游空间布局确定为“一轴三区十心”。“一轴”为连接边境地区的沿边公路;“三区”为滇西边境旅游区、滇西南边境旅游区、滇东南边境旅游区;“十心”为十个旅游集散中心(图1)。

3.2.1 一条旅游发展轴 云南边境旅游发展轴是指由云南沿边公路网连接而成的“W”型旅游发展轴。其基本开发思路是以沿边公路主干线、次干线及连接线为基础,整合轴线吸引域内的旅游资源,加快边境旅游资源的开发,丰富旅游产品类型,打造边境特色旅游产品,以形成核心旅游品牌。同时按照统一标准,加快旅游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包括旅游公共标识系统、游客服务中心、旅游厕所、游客休息站和智慧旅游体系,并结合各区域内部独特的地域和文化特色建立自驾车营地及慢行交通系统。

3.2.2 三大边境旅游区 滇西边境旅游区包括贡山、福贡、泸水、腾冲、龙陵、盈江、陇川、瑞丽和芒市9县(市),依托高黎贡山、独龙江、瑞丽江—大盈江边境自然风光和瑞丽口岸、畹町口岸、“天涯地角”碑、一寨两国景区、瑞丽边寨喊沙风景区、中缅街、畹町边关文化园等边境人文景观,以发展边境观光休闲旅游和边境探险旅游为基础;整合史迪威公路、滇缅公路上的一系列抗战遗址遗迹旅游资源,加强与缅甸的旅游合作,以重点开发远征军抗战文化旅游为主;以瑞丽旅游淘宝场、瑞丽边贸街和姐告边境贸易区为基础,结合中缅边交会以打造边境商贸会展旅游为辅。

滇西南边境旅游区包括镇康、耿马、沧源、西盟、澜沧、孟连、勐海、景洪、勐腊和江城10县(市),以热带雨林、南滚河、南汀河、南捧河、十层大山和澜沧江—湄公河等边境自然风光为基础,开发边境生态旅游;将傣族、佤族等跨境少数民族文化融合进观光休闲产品中,打造集名胜观光、民族文化体验和休闲度假为一体的精品边境旅游区。

滇东南边境旅游区包括绿春、金平、河口、马关、麻栗坡、富宁6县,以老山自卫反击战遗址、老山作战纪念馆、麻栗坡烈士陵园和河口烈士陵园为基础,重点打造南疆边关怀旧旅游;加快滇越铁路、中越铁路大桥、河口古炮台、河口海关旧址、河口对汛督办公署旧址、法国驻河口副领事署旧址等旅游资源的开发,进一步挖掘其文化内涵,打造边境历史文化体验旅游。

3.2.3 十個旅游集散中心 包括5个一级旅游中心(猴桥、瑞丽、清水河、磨憨、河口)、5个二级旅游中心(六库、孟连、景洪、江城、麻栗坡)。

对于一级旅游中心来说,河口、磨憨、瑞丽分别作为云南面向越南、老挝、缅甸最大的口岸,政策优势明显,发展基础好,交通便利,应将其打造成为云南边境旅游的“龙头”。磨憨和瑞丽可以建设一些特色型人工景点和大型的旅游免税购物店,例如瑞丽中缅街、姐告国际旅游景区、瑞丽旅游淘宝场等;河口应注重对河口中越铁路大桥、滇越铁路、河口古炮台、河口海关旧址、河口对汛督办公署旧址、法国驻河口副领事署旧址等一系列历史遗址进行深度开发,充分挖掘其文化内涵。猴桥口岸和清水河口岸是国家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交通枢纽,发展潜力大,应该加大资金投入,加强口岸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口岸功能,同时拓宽投融资渠道,本着“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在土地使用权、金融、财税、工商管理等方面给予投资者最大的优惠[18],积极发展边境贸易,以贸易带动边境旅游的发展。

对于二级旅游中心来说,景洪作为边境城市和旅游城市,要提高嘎洒机场等级,增加与国内主要城市的航班、航线数量,积极申请开通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要旅游城市之间的航线。六库、孟连、江城和麻栗坡都需要进一步完善、拓展交通网,将互联互通国内段交通项目建设纳入国家相关规划,加快推动项目建设;加强国际合作,和缅甸、老挝和越南3国政府协商,利用国外援助资金、国际组织贷款等加快与以上3国公路的互联互通建设。同时加快县城及其境内口岸旅游配套设施的建设,完善旅游中心功能,提高旅游接待能力。

3.3 发展措施

3.3.1 加强旅游合作,促进协调发展 旅游业是一个由吃、住、行、游、购、娱6大要素组合而成的大系统,它的发展涉及到诸多部门,需要各部门的支持。发展边境旅游,对内要协调好各部门之间的关系,加强彼此之间的交流和合作,各区域之间要打破地域上的行政界限,共同利用旅游资源,共建旅游基础设施,统一规划旅游线路,塑造整体旅游形象,统一旅游宣传口号,形成统一的旅游市场。对外,由国家旅游局、外交部等国家部门牵頭,双方政府组建由旅游、海关、边防等相关部门组成的跨境旅游协调机构,定期召开会议,共商解决边境旅游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在出入境管理方面相互协商达成一致,实行“一证通”或相互免签政策,实现资本、人才和信息等旅游产业要素的跨境自由流动。建立旅游联合执法机制,使旅游者在权益受到损害时能及时得到解决。要加强与邻国政府的合作,实施跨境旅游一体化战略,设计跨国旅游线路,联合进行旅游营销。

3.3.2 发展边境贸易,带动旅游兴起 边境贸易与边境旅游之间是相互促进、相辅相成的关系。边境贸易的发展对促进边境旅游发展意义重大,所以要大力发展边境贸易。提高边境贸易的重视程度,积极向国务院申请,将一些二类边境口岸升级为一类,完善口岸基础设施,拓展对外贸易的通道,加快人流、货流的运行速度,提高口岸的运力。同时,加快推进河口—老街、磨憨—磨丁和瑞丽—木姐3个跨境经济合作区进程,进一步建设姐告边境贸易区、磨憨边境贸易区,扩大瑞丽旅游淘宝场、瑞丽边贸街、河口越南街等特色旅游购物场所的规模,出台优惠政策,吸引更多旅游企业入驻。

3.3.3 挖掘文化内涵,推动文旅融合 文化是旅游的灵魂,旅游与文化的融合成为现代旅游发展的一个新趋势。发展边境旅游,需要加快推进文化与旅游的深度融合,形成互促共赢的发展态势。深度挖掘民族文化、抗战文化、边关文化、历史文化和节庆文化五大特色文化资源,将文化元素植入旅游产业,重新包装文化资源,提升边境旅游的品味和文化内涵,开发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边境旅游产品。对少数民族服饰、歌舞、手工技艺、音乐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坚持开发与保护相结合的原则,将其打造成为民族文化演艺产品;对畹町边关文化园、姐告文化广场、瑞丽翡翠文化产业园等进一步升级,凸显亮点,增强吸引力。打造文化节庆旅游品牌,进一步做大做强盘王节、花山节、街心酒宴、祭祀舞、目瑙纵歌节万人同舞等少数民族文化品牌和中缅胞波狂欢节、珠宝文化节、中老越三国丢包狂欢节等现代节庆活动品牌。

3.3.4 培育特色产品,实行差异发展 突出特色,差异发展是增强旅游目的地竞争力的重要途径。发展边境旅游,要充分发挥资源优势,培育特色旅游产业。各区域应该重点建设有别于其他地区的旅游产品,与其他地区形成优势互补的发展格局。例如滇西段重点突出远征军抗战文化、景颇族傈僳族跨境民族文化,滇西南段重点打造傣族佤族拉祜族跨境民族文化,滇东南段主要开发南疆边关文化、苗族壮族瑶族跨境民族文化。通过提供特色化、差异化的产品与国际化、标准化的服务,提高边境旅游产品的质量与服务水平,建立现代化的旅游公共服务体系,在更高层次和更高起点满足旅游者的需求,采用多种营销手段,主要市场上确立产品品牌和增强市场知名度和美誉度,从而引领中外边境旅游新时尚,推进现代化国际商务旅游的发展[19]。

3.3.5 完善服务体系,建立智慧旅游平台 在住宿设施方面,应该以建设一批中等级别的宾馆为主,以高星级酒店为辅,同时还应该建设一些带有当地特色的客栈,以满足不同层次、不同级别游客的需求。此外,针对自驾游游客不受约束、追求个性的特点,可在环境较好、交通便利的地方建立一批自驾车营地,为自驾车游客提供卫生、经济的住宿服务和附加汽修、洗车服务[20];在餐饮方面,以当地的饮食文化为基础,加快各种特色酒店和农家乐的建设。边境地区还可以建设一批外国餐馆,招徕外国厨师,专做外国菜品或外国风味的小吃。同时政府部门要加强对餐饮店的监管和审查力度,保证饮食质量,使当地的饮食文化成为旅游品牌之一[21]。

智慧旅游是现代旅游发展的新趋势,因此,现代化的旅游信息服务平台在发展边境旅游中意义重大。平台的内容包括人工咨询、旅游投诉、旅游动态、旅游线路、旅游景点、预订服务、在线查询以及食宿行娱购等内容。通过系统与社区、游客共享相关信息资源,实现产品供求平衡;提升景区宣传手段和力度;增加游客的自由度,充分利用游客时间和当地的旅游资源,同时为了方便游客的出行,在主要的口岸、景区、主要的街道等地设立具有当地特色的导向牌和导游图[22]。

4 结论与讨论

云南地处祖国西南边疆,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地位极其特殊。作为新时期的一项重大战略,“一带一路”给云南边境旅游带来新的发展机遇,同时云南边境旅游也成为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着力点。在此背景下,对云南边境旅游发展问题进行研究,无疑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研究认为,为进一步促进云南边境旅游的发展,应开发边境观光休闲旅游、边境商贸会展旅游、边境生态旅游和边境文化旅游4大特色旅游产品;同时构建“一轴三区十心”的边境旅游空间布局,即一条由沿边公路连接而成的旅游发展轴,滇西、滇西南和滇东南三大边境旅游区,由猴桥、瑞丽、清水河、磨憨、河口5个一级旅游中心和六库、孟连、景洪、江城、麻栗坡5个二级旅游中心构成的10大旅游集散中心;最后提出区域合作、边贸带动、文旅融合、特色差异化和服务体系5大方面的具体发展措施。然而,本研究所涉及的范围比较广,包括整个云南边境地区,因此,提出的发展策略更侧重于云南边境整体,缺乏更为具体的发展对策和措施。而对于行政范围更小的边境州(市)、边境县来说,在今后的研究中需要针对本区域的具体情况,提出更有针对性的发展建议。

参考文献:

[1] 刘卫东.“一带一路”战略的科学内涵与科学问题[J].地理科学进展,2015,34(5):538-544.

[2] 付业勤,李 勇.“一带一路”战略与海南“中国旅游特区”发展[J].热带地理,2015,35(5):646-654.

[3] 刘 勇.“一带一路”战略下旅游产业整体竞争力的提升路径[J].鄂州大学学报,2015,22(8):49-51.

[4] 李 倩,陈亚颦,王 婷,等.“一带一路”战略下的民族地区多元文化旅游开发的分析——以云南省临沧市为例[J].中国商貿,2015(16):156-158.

[5] 夏 洁.“一带一路”战略下开展国际旅游合作的策略选择[J].淮海工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5,13(7):87-89.

[6] 陈 琪.“一带一路”视域下中国新疆边境游消费者权益保护研究[J].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36(4):120-125.

[7] 张广瑞.中国边境旅游发展的战略选择[M].北京:经济管理出版社,1997.

[8] 杨兆萍,张小雷.边境地区旅游业发展模式研究[J].经济地理,2001,21(3):363-366.

[9] 王丹彤,明庆忠,王 峰.云南边境旅游安全治理模式与对策研究[J].旅游论坛,2012,5(1):64-69.

[10] LOVELOCK B,BOYD S. Impediments to a cross-border collaborative model of destination management in the Catlins,New Zealand[J].Tourism Geographies,2006,8(2):143-161.

[11] TIMOTHY D J,BUTLER R W. Cross-boder shopping:A North American perspective[J].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1995, 22(1):16-34.

[12] TIMOTHY D J. Political boundaries and tourism:borders as tourist attraction[J].Tourism Management,1995,16(7):525-532.

[13] MARC A,ERIK C. A resource-based view of the firm[J].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1984,23(3):93-98.

[14] TIMOTHY D J. Cross-border partnership in tourism resource management:international parks along the US-Canada border[J].Journal of Sustainable Tourism,1999,7(3-4):182-205.

[15] 周 彬,钟林生,陈 田,等.黑龙江省中俄界江旅游发展策略研究[J].经济地理,2013,33(6):182-187.

[16] 李圆慧.东北东部边境地区旅游业发展研究[D].哈尔滨:哈尔滨师范大学,2012.

[17] 李 红.麻栗坡县旅游发展战略构想[J].经济问题探索,2004(4):121-124.

[18] 刘小蓓.广西边境旅游发展研究——以广西东兴市为例[D].成都:四川大学,2004.

[19] 葛全胜,钟林生.中国边境旅游发展报告[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4.

[20] 韦倩虹.广西自驾车旅游市场开发策略研究[J].区域经济,2007(9):214.

[21] 卢 卫.广西边境地区旅游特征分析及其发展对策研究[D].南宁:广西师范学院,2012.

[22] 刘莉莉.桂林——贺州两市自助游发展对策研究[D].南宁:广西师范学院,2010.

 
 
相关阅读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农业技术网版权所有 (c) nongyej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部分文章来源于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