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农业技术 > 农资技术

中国农业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项目风险评价

发布时间:2020-03-13 14:15:00      来源:湖北农业科学

本文《中国农业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项目风险评价》由农业技术网整理,仅供参考。如果觉得很不错,欢迎点评和分享~感谢你的阅读与支持!

张芯瑜 孟庆军 崔悦

摘要:通过兼顾海外直接投资环境的整体性和动态性,构建了中国农业企业对外投资项目风险评价指标体系。选取了有代表性的项目,结合层次分析法和熵权系数法进行风险评价。结果表明,国际农业市场风险、东道国政治法律风险、国内制度障碍和企业自身技术限制等风险因素较为突出。为防范和降低投资风险,政府应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成立专门的农业海外投资服务机构,企业应建立有效的风险评价机制,促进农业技术的研发与推广。

关键词:农业;直接投资;风险评价;综合环境;农业科技

中图分类号:F3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114(2017)11-2184-06

DOI:10.14088/j.cnki.issn0439-8114.2017.11.046

Abstract: By taking the integrity and dynamics of the direct investment environment in foreign countries into account, the risk assessment index system of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projects for China's agricultural enterprises was established. The risk of some representative projects was assessed by combining the methods of AHP and entropy coefficient.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risk factors including international agricultural market risk, host country's political and legal risk, domestic institutional barriers as well as enterprise's own technical limitations were relatively prominent. In order to prevent and mitigate these risks, the government should provide more political supports such as establishing specific organization for foreign investment service. The companies should establish an effective risk assessment mechanisms and focus on the development and promotion of agricultural technology.

Key words: agriculture;direct investment;risk assessment;integrated environment;agricultur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近些年中國出台多项措施支持农业“走出去”,对外农业投资增速很快。“一带一路”对外经济发展模式为农业发展提供了广阔新空间,是中国加快农业企业对外投资、维护全球农业市场稳定的有利契机。现在中国对外农业投资已经遍及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投资覆盖率达33%。2010-2014年中国农业企业海外并购额高达185亿美元。然而从净额看,2014年农林牧渔业对外直接投资流量仅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总量的1.65%[1]。农业是中国对外投资的弱势领域,这与农业海外投资项目风险大、企业抗风险能力不足等息息相关。

海外直接投资环境是产生农业海外投资风险的根源。海外直接投资环境是指围绕并影响农业海外投资项目发展的各种环境因素的总和,可以分为外部的国际环境、东道国环境、投资国环境以及内部的企业环境[2]。由于投资环境复杂多变,相关企业风险管理意识和水平较弱,农业海外投资项目频频受阻。如重庆粮食集团在巴西的一项高达170多亿元的粮食种植投资计划,由于未获得当地政府的批文和环境许可证,2014年已经基本陷入停顿状态。

因此,对中国农业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项目进行风险防范至关重要。风险识别与评价是进行风险防范的首要前提和必要条件。现有研究主要集中在对东道国投资风险的分析,大多是进行单一的风险分类,措施建议也是基于东道国投资风险的分析结果,忽视海外直接投资环境的整体性和动态性。在此背景下,本研究从国际环境、东道国环境、投资国环境和企业内部环境四个维度出发,构建农业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项目风险评价指标体系。并通过实证研究,验证评价模型在农业海外投资风险评价中的有效性,为防范农业海外投资风险提供借鉴。

1 文献综述

在企业对外投资风险研究方面,国外学者从不同的视角对风险进行分类,主要有Beamish等[3]根据东道国的风险水平,将风险划分为情景风险和交易风险两类。Kent等[4]根据海外投资的环境、行业和特定企业的不确定性,做出三部分变量的风险衡量模式,将风险划分为宏观环境风险(社会一般环境)、中观环境风险(行业竞争环境)和微观环境风险(企业内在环境)。Keith等[5]则根据企业战略管理理论将风险划分为管理控制风险和市场复杂性风险。

国内研究方面,刘锡良等[6]据关注的焦点内容与各类风险的重要性,将风险分为政治风险(含政策法律风险)与经济风险(宏观经济风险、经营风险、市场风险、竞争风险和人力资源风险等)两大类。施淑蓉等[7]将海外投资宏观环境风险划分为政治风险、宏观经济风险、文化风险和法律风险,运用人工神经网络方法构建海外投资宏观环境风险预警模型,对中国海外投资宏观环境风险进行评级和预警。国家风险评级课题组[8]从中国企业和主权财富的海外投资视角出发,构建了经济基础、偿债能力、社会弹性、政治风险和对华关系五大指标。对于定量指标采取标准化的处理方法,对定性指标的处理采用其他机构的量化结果或者由评审委员打分,再进行标准化。

在农业海外投资风险研究方面,陈伟等[9]将中国农业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面临的国家风险,划分为政治政策类风险、经济政策类风险、国家法律风险、国家债务危机风险和非传统风险,在此基础上分析了国家风险评估和预测的机构和方法,提出了具有针对性的国家风险防范措施。古广东等[10]对中国农业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风险进行了分析,认为风险包含政治风险、经济风险、农业项目决策风险、自然灾害风险、农业技术及人力资源风险等几类。梅世文等[11]认为农业海外投资面临国外投资环境多变、东道国的抵触和误解、融资难度较大以及农业跨国管理人才匮乏等问题,投资风险较大。陈燕娟等[12]分析了中国种子企业“走出去”面临的政治法律风险、自然风险、市场风险、管理风险等战略风险,进而提出中国种子企业“走出去”战略风险的防范措施。

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对农业“走出去”的风险分析不再局限于东道国层面。王永春等[13]认为中国农业对外投资面临企业自身条件限制、国内体制障碍及东道国环境制约等风险因素,并提出了应对措施。但目前研究领域尚未建立起权威的风险评价指标体系,研究有待继续推进和深化。

2 农业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项目风险分析

国际环境风险方面,中国农业对外直接投资始终伴随着“中国威胁论”和“新殖民主义”的指责声。包括联合国粮农组织在内的很多国际组织都认为中国农业“走出去”是为了占有国外的农业土地资源。这些言论一定程度上增大了农业项目的投资风险。此外,农产品的国际市场价格及供需变化也给农业企业带来潜在风险,近年来的棉花、大豆等农作物就是典型的例子。

东道国环境风险主要包括政治风险、经济风险、自然风险和社会风险四个方面。政治风险是农业企业海外投资必须考虑的首要风险。目前全球经济形势不稳,一旦东道国发生金融危机或者债务危机,海外投资项目就会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基于农业自身特点,投资项目往往存在自然风险。农业投资可能会遇到洪涝、干旱等常见的自然灾害。从社会环境来看,发达经济体对环境保护的要求不断提高,劳工保护法律也趋于完善。文化与宗教冲突风险、劳动力市场管制风险和环境保护风险都需要企业重点关注。

投资国环境方面,中国国家政策和融资支持力度不够,国内市场需求波动使投资风险增大。企业内部环境风险主要体现在财务风险和企业竞争战略风险等方面。丰富的农业科技资产和良好的科技人才储备有利于增强企业的抗风险能力。

3 农业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项目风险评价体系

3.1 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

在现有指标体系基础上,结合中国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2015版)》[14]、农业部《中国对外农业投资合作报告(2014年度)》[15],借鉴海外投资研究领域的相关研究成果,如陈立泰[2]对海外投资项目评估指标的设计原则,构建出农业企业对外投资项目风险评价指标体系,力求动态、全面地评估投资项目现存风险,帮助企业明确优劣势,及时调整自身经营战略,防范投资风险。指标设置的具体情况见表1。

本研究所构建的指标特色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现有指标的选取兼顾投资环境的整体性和动态性,从国际环境、东道国环境、投资国环境和企业内部环境四个维度出发,考察内容更全面;二是结合当下农业的发展,引入对农业科技指标的评估。2016年中央1号文件特别提出:“加大创新驱动力度,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注重农业科技创新、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农业科技人才和企业自身的农业科技资产是农业海外投资项目良好运行的重要保证。

3.2 评价指标得分计算

财务指标的得分参考国务院国资委财务监督与考核评价局制定的《企业绩效评价标准值2014》[16]中有关农林牧渔业大型企业各项财务指标的标准值,并采用内插值法进行处理。非财务指标则采用专家打分法进行处理。选择对多位专家调查,这些专家包括农业海外投资方面的研究学者、有农业海外投资经验的企业经理等。

3.3 指标权重的确定

3.3.1 层次分析法确定非财务指标的权重 采用直接赋权的方法確定准则层指标权重。美国、英国、荷兰、日本和韩国等国家风险投资公司认为企业管理团队是主要项目评价指标;国内研究主要参考世界银行、原国家计划委员会关于定量衡量投资环境的指标体系,以及社会科学院等研究机构评价投资环境的指标体系,认为东道国环境是对外投资风险评价考虑的主要方面,国际环境和投资国环境也不容忽视[17]。在现有研究的基础上,结合多位专家意见,赋予国际环境、东道国环境、投资国环境和企业内部环境的权重分别为0.2、0.3、0.2、0.3。

非财务指标通常难以量化,或者虽然可以量化但难以获得相关数据。为充分利用专家的知识和经验,本研究采用层次分析法确定子准则层指标以及指标层中非财务指标的权重。下面以国际环境指标权重的赋予为例,说明层次分析法计算指标权重的过程。通过多位专家对指标重要度两两比较,得到国际环境指标判别矩阵A如下:

A=1 1/3 1/4 1/23 1 1 24 2 1 32 1/2 1/3 1

计算可得国际环境指标判断矩阵的一致性比率为0.011 6<0.1,说明一致性很好。再根据公式计算得出各个国际环境子指标的权重W=(0.095 4, 0.277 2,0.467 3,0.160 1)。其他非财务指标权重系数计算方法同上。

3.3.2 熵权系数法确定财务指标的权重 指标层的8个财务指标数据精确可得,故采用客观赋权法中的熵权系数法确定权重,基本步骤如下。

1)数据标准化处理:

Yij=■+1

(1)

式中,i=1,2,…,n;j=1,2,…,m。i和j分别表示n个评价对象、m个指标。如果待处理的数据都为正数,则可以省略这一步骤。

2)计算第j项指标下第i个体的值在此指标中所占的比重:

Pij=■ (2)

式中,i=1,2,…,n;j=1,2,…m。

3)计算指标信息熵ej:

ej=-k∑PijlnPij (3)

式中,j=1,2,…,m;k>0且k=■。

4)计算信息熵冗余度gj:

gj=1-ej (4)

5)计算指标权重wj:

wj=■ (5)

式中,j=1,2,…,m;从而得到权重向量w=(w1,w2,…,wm)[18]。

3.4 风险级别评价等级的确定

从风险的角度,将农业企业海外投资风险划分为优秀、正常、关注、风险和高风险五个评价等级。分数越高,代表企业风险越小,市场竞争力越强;分数越低则反之。风险级别划分见表2。

4 中国农业企业海外投资项目风险评价

4.1 样本选取

为了验证本研究构建的农业海外投资风险评价模型的可行性和有效性,对中国农业企业海外投资项目进行实证研究。基于可操作性和数据的可获得性,选取5家上市企业的投资项目作为研究对象,这些企业中既有国有企业也有民营企业,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投资项目分别为:2013年9月双汇集团以总价约71亿美元收购美国最大猪肉及生猪生产商史密斯菲尔德已发行的全部股份;2013年12月新希望集团收购澳大利亚第四大牛肉加工商KILCOY畜牧业公司;2014年3月中粮集团收购荷兰知名农产品及大宗商品贸易集团尼德拉51%的股权;2015年8月光明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定增收购以色列最大食品公司特鲁瓦76.73%的股权;2015年11月烟台张裕葡萄酿酒股份有限公司收购法国蜜合花农业公司90%股权。

4.2 农业企业海外投资风险测算

4.2.1 财务指标得分计算 涉及的5家上市企业2014年度的财务数据均来源于巨潮资讯网。中国农业大型上市公司的原始数据比较复杂,各项指标的取值单位也不统一,为便于计算,对原始财务数据采用内插值法预先处理。内插值法主要是寻找替代值,即在两个数值间插入一个数值,利用线性函数的特点计算得到一个有着同等效果的替代数值。把总区间设定为0~100,分为优、良、中、低、差五档,每个等级分别代表0~20、20~40、40~60、60~80、80~100这5个分段[18]。对5家企业原始财务数据采用内插法预处理后的转换值见表3。

4.2.2 非财务指标得分计算 对非财务指标采用专家打分法,指标得分由15位专家的调查问卷统计得到,计分标准见表2。专家根据具体投资项目的相关信息进行指标打分,即可得出该项目的风险评价总分,其分值可供投资企业参考。每项指标最终得分为15位专家打分总数的平均数。

4.2.3 投资风险综合评价结果 根据财务指标和非财务指标的得分结果以及各指标的权重,计算得到各项指标的加权分值,最后得出5家上市农业企业海外投资项目风险评价综合得分。以双汇美国投资项目为例,具体介绍综合得分计算过程(表4)。

5家农业企业对外投资项目风险综合评价得分见表5。得分均位于60~80,风险评估为正常。

4.3 结果与分析

国际环境方面,新希望澳大利亚投资项目的A12指标得分最高,双汇美国投资项目次之。原因在于2015年新签订的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为其带来巨大的政策优惠,中美双边投资协定也即将达成。随着国际粮食市场的不确定性因素日益增多,市场波动增大,中粮荷兰投资项目易受到影响。

东道国环境方面,样本项目的法律风险均较大。由于各国法律制度不尽相同,如若不慎,极易违反当地法律,阻碍投资项目的顺利进行。此外,由于以色列受各种国际国内因素影响,政治形势并不稳定,因此光明乳业以色列投资项目有一定的战乱风险。经济环境方面,农业企业对东道国农业科技资源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更加看重投资项目的科技含量。样本项目均具有较大的农业科技和资源优势。但目前全球经济较为低迷,欧洲经济复苏乏力,中粮荷兰投资项目、张裕法国投资項目较易受到影响。自然环境方面,美国是飓风等自然灾害的高发区,双汇美国投资项目存在自然灾害风险。在社会环境方面,双汇和新希望保留本土管理团队和员工的做法成功降低了劳动力市场管制和环境保护的风险。

企业内部环境方面,Hymer[19]的垄断优势理论认为技术优势是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时利用的垄断优势之一。农业企业对外投资更加看重东道国丰富的科技资源,但一味依赖外界不利于企业发展,拥有核心生产技术才是确保投资收益的前提。相较于其他样本企业,光明乳业的科技和人才优势明显,自身农业科技资源丰富。此外,农业海外投资项目投入资金大,回收周期长,对企业的竞争战略部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中粮集团业绩下滑,盈利能力下降,面临企业整合困境,竞争战略有待优化。

5 结论

在中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大力倡导农业“走出去”,鼓励农业科技创新的背景下,本研究借鉴国内外投资风险评价的理论和实践,结合中国农业企业对外投资现状,构建了农业企业海外投资项目风险评价指标体系。考虑到海外直接投资的综合环境,采用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分析方法,同时对评价指标体系中的指标进行赋权,即准则层和指标层中非财务指标的赋权采用的是层次分析法,而指标层中财务指标的赋权选用的是熵权系数法,以期使结果更加科学。风险评价结果显示,选取的5家企业综合得分位于[60,80),风险评估为正常。进一步分析,项目还存在许多风险和问题,如国际农业市场波动较大;东道国法律风险和环境保护风险较为突出;国内对农业海外投资的政策扶持力度不够,银行融资门槛较高;企业内部农业科技人才较为缺乏。这些应引起政府与企业重视,在海外投资过程中要积极防范投资风险。

参考文献:

[1] 商务部.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R].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15.

[2] 陈立泰.我国企业海外直接投资的风险管理策略研究[J].中国流通经济,2008(7):48-51.

[3] BEAMISH P,BANKS J.Equity joint-ventures and the theory of the MNE[J].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1987,19(2):1-16.

[4] KENT D,MILLER A.Framework for integrated risk management in international business[J].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1992,Second Quarter.

[5] KEITH D,BROUTHERS. The influence of international risk on entry mode strategy in the computer software industry[J].Management International Review,1995(35):498-499.

[6] 刘锡良,董青马.“走出去”战略中我国企业金融风险分担机制研究[J].国际贸易,2013(1):27-33.

[7] 施淑蓉,李建军.我国企业海外投资宏观环境风险预警研究[J].经济纵横,2015(8):101-106.

[8] 国家风险评级课题组.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评级报告(2015)[R].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

[9] 陈 伟,熊启泉.中国农业“走出去”面临的国家风险及其防范[J].农村经济,2010(12):13-16.

[10] 古廣东,高 勇.中国农业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风险控制分析[J].农村经济与科技,2012,23(9):47-49.

[11] 梅世文,郭梦云.准确把握新形势,加快农业“走出去”[J].开发性金融研究,2015(3):92-96.

[12] 陈燕娟,邓 岩.中国种业“走出去”战略路径与风险防范[J].湖北农业科学,2015,54(12):3033-3047.

[13] 王永春,徐 明,王秀东.我国农业对外投资的特点、问题与对策[J].经济纵横,2015(1):79-84.

[14] 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2015版)[R].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2015.

[15] 农业部国际合作司,农业部对外经济合作中心.中国对外农业投资合作报告(2014年度)[R].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15.

[16] 张碧琼,田晓明.国对外直接投资环境评估:综合评分法及应用[J].财贸经济,2012(2):73-80.

[17] 国务院国资委财务监督与考核评价局.企业绩效评价标准值2014[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14.

[18] 孟庆军,张 洁,王效敏.科技型中小企业信用风险的可拓综合评价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5(5):59-67.

[19] HYMER S. The international operations of national firms:A study of direct foreign investment[M].MIT Press,1960:106-121.

 
 
相关阅读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农业技术网版权所有 (c) nongyej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部分文章来源于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处理。